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和暴风集团做生意赔了45亿 终究是光大证券承担了所有

来源 | 券业观察

选项目就像选另一半,一定要慎重。

四年前,光大证券孙公司“携手”当时风头正旺的“小乐视”暴风集团(已退市),联合发起一桩收购案,价值52亿元的海外公司MPS股权收购,当时引起极大轰动。

而正是这场收购案,连续三年拖累光大证券业绩,还有多位高层“被下课”。

近日,光大证券公告称因上述收购案计提15.5亿元负债。加之此前的减值金额,光大证券已因上述项目折损了45.65亿元真金白银。

业内人士分析称,从金额来看,光大证券似乎已经做了足额计提,MPS收购案对其经济影响应该已经告一段落。

1

计提减值45亿

1月26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57.7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5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加56.68%和325.21%。

其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系公司财富管理、企业融资、机构业务等多项业务收入获得大幅增长。

事实上,光大证券的业绩原本可以更好。

发布业绩预告的同一天,光大证券还披露一份《关于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2020年计提预计负债及减值准备共计22.47亿元,减少净利润20.73亿元。这意味着,计提导致光大证券近一半的净利润折戟。

这22.47亿的减值准备中,有15.5亿元与MPS收购案有关。2018年、2019年,光大证券已经因MPS收购案先后计提30.11亿元预计负债。也就是说,近三年,MPS收购案合计让光大证券折损45.6亿。

MPS收购案当时动用了52亿元资金,还剩7亿元谁承担?当初暴风集团和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共同投资10亿,该笔资金也就自行买单了。

业内人士分析称,从金额来看,光大证券似乎已经为MPS收购案做了足额计提,该案对其经济影响应该已经告一段落。

阴霾散尽,迎接春暖花开?

关于光大证券MPS事件,还要从2016年说起。

2016年,光大证券旗下孙公司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下属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了浸鑫基金。浸鑫基金于同年5月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巨头MP&Silva Holdings S.A(简称“MPS公司”),合计投资资金达52亿元。

由于尽调不严、信息披露不对称等诸多问题, MPS公司于2018年10月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造成该笔投资最终打水漂,还被浸鑫基金多位合伙人向最终受益人光大系和暴风系要求索赔。

然而,2019年7月,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而被捕,暴风集团风雨飘摇,已经退市,光大证券成了最后的“背锅侠“。

2

“背锅侠”被索赔45亿

天眼查信息显示,浸鑫基金股权名单中共计14位出资方,包括招商财富、上海华瑞银行、上海爱建信托、钜派投资等,这些金融机构是多层复杂的融资结构和自然人投资者。

浸鑫基金合计募集52亿元。光大证券2018年报中披露,浸鑫基金的资金来源分别是: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32亿元、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

招商财富背后投资方招商银行出资最高,达28亿元;上海爱建信托出资4亿,两者属于优先级出资人。

此外,深圳恒祥等中间级合计出资10亿;暴风系公司、光大浸辉的控股股东光大资本等作为劣后级出资10亿,其中光大资本出资6000万元。

在浸鑫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示的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中,其中约定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示了一份与浸鑫基金全体普通合伙人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全体普通合伙人对于该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未能获偿本金及预期收益的差额部分予以赔偿。

据券业观察不完全统计,近几年,光大证券及其旗下公司陆续收到MPS项目案件诉讼与仲裁通知书,累计涉及纠纷金额高达45亿元。

分别来看,20181114日,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深圳恒祥就合伙协议和补充协议纠纷申请仲裁,要求光大浸辉赔偿本金及预期收益的差额部分,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1.68亿元。

来自招商银行方面的索赔额最高。2019531日,浸鑫基金中的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前述公告中提及的《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人民币。

2020年5月11日,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判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投资本金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合计费用共计4.52亿元。

2020年9月17日,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光大浸辉提起仲裁,要求光大资本赔偿投资本金损失6亿元及相应利息。

光大证券为上述纠纷一一进行了计提,2018年度计提预计负债14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1亿元。2019年度计提预计负债16.11亿元,当年合并净利润由此减少12.52亿元。2020年计提预计负债22.47亿元,减少净利润20.73亿元。

3

高层大 “换血”

踩雷“MPS”项目,也暴露了光大证券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比如上述《差额补足函》在业内争议颇大,光大方面为何会签署这样一份兜底性质文件?

后来,暴风集团发布一份公告,称实控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拘留,有传言称收受贿赂方就是光大方面工作人员。再后来《第一财经》的一份报道中提到,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在MPS案件中收受回扣1000多万元被批捕。

而随着事件的发酵,光大证券多位相关负责人或主动离开、或被动“下课”,经历了几轮人事动荡。

2018年上半年,光大资本原总裁代卫国、首席风险官王勇被免职;

2019年10月8日,光大证券原总裁周健男离职;

2019年10月18日,原合规总监陈岚离职;

2019年4月28日,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董事薛峰引咎辞职;

2019年11月,光大证券两位副总裁熊国兵、王翠婷被改聘为公司高级专家;

2019年12月27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光大证券关于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公告显示,因工作调整,居昊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另外,潘剑云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业务总监职务。

从高层变动看,对光大证券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在去年3月底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表示,2019年对光大证券来说,是风险事件承压期,也是业务梳理期、体系重构期、结构调整期和文化重塑期。

如今,光大证券对该起事件进行了全额计提减值,这是否可以看成是MPS项目的利空出尽?

对此,一家券商机构人士对独角金融表示,首先,老券商股是板块行情,基本是齐涨齐跌。其次,光大证券的行业地位是二流券商,不会因为一年两年的业绩增长而改变其地位。

他还表示,减值准备各家公司都有,不同的是光大证券的计提是实亏,其他公司只是预防。你对光大证券未来的业绩看好吗?欢迎留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和暴风集团做生意赔了45亿 终究是光大证券承担了所有